您的位置: 六盘水信息港 > 养生

加息四部委边走边看防过热我的钢铁

发布时间:2019-07-03 05:51:59

加息 四部委边走边看防过热我的钢铁

央行"动刀"了。一块石头落了地。不过,这并非市场人士所预料的那块"石头"。 4月27日傍晚,央行宣布上调基准利率27个基点,自28日起,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利率由5.58%提高到5.85%,存款利率保持不变。这是过去18个月以来央行首次加息。当夜,瑞银亚洲首席分析师乔纳森·安德森撰写的分析报告称,加息表达了央行对信贷激增的关切,不过,27个基点,也意味着央行对整体经济形势并不担心。 此前3天,国家发改委已经连发数道"金牌",目标锁定了铁合金、水泥和电解铝等行业的产能过剩。 两大部委联手,信号相当明确。"实际上,各大部委正在集中精力防范过热。"一位全国人大财经委的人士说。半个月前,全国人大财经委曾听取了央行、发改委、统计局和商务部等部委对一季度经济运行情况的汇报。 可以肯定的是,各大部委的共识在那时就已形成。问题在于,一轮新的宏观调控是否已经不期而至? 防控过热 央行宣布加息两天前,哈继铭博士修订了他的研究结论。这位中金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在4月21日的报告中认为,由于目前消费物价指数保持低位,上调基准利率难以达成共识。因而,央行会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并且降低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 但是现在他认为,央行可能会采取加息的方式。他说,也不排除采取升息的方式进行紧缩,前者对银行业影响较大,后者对房地产业的影响较大。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是大多数投行分析师的看法。据此,一些商业银行忙着把手里的长期债券转换成短期债券,并且开始控制购券数量。在4月14日央行公布了一季度的金融运行数据之后,这样的猜测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那些天也是各大部委忙碌的日子。4月13日和14日,全国人大财经委组织了一个经济形势分析会,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商务部副部长姜增伟都参加了这个会议。 在那次会议上,信贷激增和投资增长过快,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一位参加了那次会议的全国人大财经委人士说:"实际上,各大部委正在集中精力防范过热。" 按照惯例,每个季度几大部委都要给人大财经委汇报。对于当前的经济形势,另一位财经委人士说,发改委认为速度适中,但需要解决资源瓶颈和速度的配置问题;而央行更关心物价和货币供应量。 当时,对于采取何种调控方式更为合理,全国人大财经委和各大部委的官员意见也并不一致。一些全国人大常委们曾建议,慎重使用类似于提高存款准备金率这样的总量调控方式,而应该代之以结构性的调控政策。他们担心,这种调控政策出台,将使本来融资就很困难的中小企业更加吃紧。 实际上,宏观部门对信贷和投资的关注在3月末就已体现出来了。3月29日,全国人大财经委曾邀请各部委官员座谈经济形势。全国人大财经委人士说,针对前两个月的经济数据,各方对投资反弹压力、信贷投放显着加快等问题就给予了高度重视。 而从4月中旬的那次会议来看,政府宏观部门对于物价水平并没有过多的担心。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3月份,消费物价指数同比涨幅为0.8%,跌至两年以来的点。或许正因为如此,国家发改委向全国人大财经委汇报的主要内容,就是资源性产品价格的调整。 一位经济学者称:"一旦政府放松一些资源性产品的价格,使其反映资源的稀缺性,体现出环境保护等成本,那么CPI的下降态势将立即改变。" 4月20日,国家统计局正式公布了一季度的经济季报。10.2%的经济增长率大大超过了市场预期。国家统计局发言人郑京平认为,这个增长速度"在潜在增长区间的上限需要引起注意"。 当日,各大投行分析师发布的分析报告均预测,紧缩政策可能在未来数周内出台,而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成为可能。因为他们认为,贷款利率上限已经放开,而大多数商业银行的平均借贷利率都超过了基准利率。 出乎市场预料的是,央行扔下来了另外一块"石头",选择了加息。 调控重来? "一切都仿佛回到了2004年初的样子。"看到一季度的中国经济数据后,高盛公司的中国经济学家梁红这样感慨。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10.2%,投资增速高达27.7%,贷款激增1.26万亿元,几乎达到央行制定的全年计划2.6万亿元的一半。2004年,正是在一季度的数据公布后,以铁本事件为标志,一轮宏观调控风暴全面铺开。 现在,类似于2004年那样的宏观调控是否会重新来临? 看起来不会。在瑞银的乔纳森·安德森看来,央行此次的加息动作还有一个作用,增加了央行作为市场改革者的"街头信誉",是对那些指责央行不用价格手段调控的海外学者的回应。 2004年,央行是在消费物价指数在9月份达到5.2%的峰值时才开始加息。 在央行加息之前,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对铁合金、水泥和电解铝等行业产能过剩的一系列调控政策。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的王小广说,国家还将对钢铁、电石、铜冶炼、水电、纺织和汽车等六个产能过剩行业出台类似意见。 不过,发改委经济运行局副局长朱宏任表示,不能笼统地说要采取更为严厉的调控措施,他还说:"要注意引导和保护地方政府发展的积极性。"根据发改委的数据,一季度投资增速超过35%的省份有16个。 全国人大财经委人士说,目前发改委采取的还是微调,是边走边观察、边决策的方法。这与央行一贯的调控手法非常相似。 与2004年相比,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也有很大的不同。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说,2004年,钢铁和电力供应严重不足,价格飞涨,但是现在只有两个省有缺电现象,钢铁产能过剩,一季度利润下降了60%。从消费来看也基本没有供不应求。 2004年,消费物价和生产资料价格指数不断攀升,面临通胀压力,现在CPI还在下降。而中国现在面临的是供给过大。王建认为,仅仅看速度高就说调控是不对的,"中国面对的调控压力并不大"。 调控之难 即使如此,现在仍然是中国经济的敏感时期。 据测算,2006年央行到期票据,加上新增外汇占款,可能释放的流动性在3.6万亿元左右,而商业银行实际需要的流动性不过5000亿元,因此央行需要回收3万亿元左右的流动性,压力巨大。对央行来说,未来仍然要面对诸多权衡。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哈继铭说,0.27个百分点的贷款利率增幅并不大,如果投资仍然过快,则应进一步加息。不光要动贷款利率、还会动存款利率,"其实在近两年来,美联储已经连续加息15次,与之相比较中国央行的速度慢得多,央行可以像美联储一样,给市场一种明确的持续加息信号。" 如果央行仍然维持目前的汇率水平,这可能导致更多的热钱流入,央行对冲外汇占款的压力还会进一步加大。 曾经有一些专家提出,可以维持汇率水平不动,转而进一步调整出口退税政策以平衡国际收支。据说,这一提议遭到了商务主管部门的反对。 目前由中央审批的大项目只占总投资规模的10%左右,增长速度也不到地方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一半。"现在的问题是,发改委的行业指导意见下面不一定听。"巴黎百富勤的中国总经济师陈兴动说。 主管内贸的商务部副部长姜增伟说,商务部将采取具体措施进一步扩大内需,启动消费。不过他认为,储蓄持续增长但消费持续低迷,问题的关键是消费预期,但是预期问题不是商务部一个部门能说了算,需要几个部门联合催动。 不过,即使这些问题依然存在,各大国际投行依然维持了年初对中国经济的预测。瑞士信贷波士顿预计,2006年中国GDP的增长率仍将达到10.1%。(经济观察报)

微信小程序如何发布
微店怎样开
公众号如何开微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