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六盘水信息港 > 军事

盲目追求光伏装机容量风险将进一步增加2019iyiou

发布时间:2019-05-14 18:45:20

盲目追求光伏装机容量 风险将进一步增加

按照中国能源结构的发展目标,2020年、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要分别达到15%和20%。但眼下,严重的 弃风 、 弃光 率,或成为实现这一目标的阻碍。

8月23日,国家能源局下发《关于2015年度全国可再生能源电力发展监测评价的通报》显示,2015年弃风限电形势严峻,全国弃风电量达到了339亿千瓦时,比2014年增加213亿千瓦时,同比增长高达169%。弃风弃光是指风电、光伏发电设备处于正常情况下,由于当地电接纳能力不足、电场建设工期不匹配和风电、光伏发电不稳定等因素,导致部分风机、光伏设备暂停发电,或所发的电力无法上。

从2015年各省的弃风率看,甘肃省弃风现象为严重,弃风电量为82亿千瓦时,弃风率39%。其次是新疆,弃风电量70亿千瓦时,弃风率32%。吉林省的弃风电量也达到了27亿千瓦时,弃风率为32%。内蒙古弃风电量为91亿千瓦时,弃风率为18%。

从数据上看,2015年仅甘肃省的弃风、弃光电量就达108亿千瓦时。若按照一户家庭2400千瓦时/年的用电量计算,甘肃省去年浪费电力可满足450万个普通家庭一年的用电量。若按照火电厂一度电耗煤300克的标准计算,108亿千瓦时的电量,需消耗约300多万吨标准煤。

风电规划与现实之窘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风,是甘肃省的特色资源。上世纪末,甘肃开始大力开发 风光 资源,酒泉风电基地,金昌、武威、酒泉等光伏发电基地相继建成。然而,新能源的发展之路并不平坦:投产不久,甘肃就深陷 弃风限电 的困局。

2016年以来,甘肃在扩大可再生能源消纳方面也有一些举措,诚如今年上半年,国家发展改革委批复了该省可再生能源就近消纳试点方案。在该方案中,该省风电发展的困境有详细的描述。2015年,甘肃统调发电装机达到4188万千瓦,其中火电1661万千瓦,水电696万千瓦,可再生能源装机2682万千瓦,占全省发电装机容量的58%。

而在可再生能源蓬勃发展的同时,消纳矛盾也越来越明显。究其根源,一是甘肃省内用电市场供大于求,可再生能源消纳不足。省内用电负荷增长较慢,装机负荷比已超过3:1,富余发电能力600亿千瓦时;二是电外送通道不畅,可再生能源外送受限。目前,甘肃省尚未建成专用特高压电力外送电通道,特别是河西新能源富集区架相对薄弱,新能源电力外送能力有限;三是新能源大而不强问题突出。2015年,风电弃风率近39%;光电弃光率30%。可再生能源发展现状与发展要求存在很大差距。

因此,甘肃省风电的发展不能纠结于发电装机的数字增长上,而是应当苦练内功,从根本上解决可再生能源发展环境问题。按照国务院节能调度管理办法的规定和此轮电改精神,风电、光伏和水电都具有优先调度次序,具有优先发电权,电公司应首先限发火电。对此,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表达了对于甘肃落实新能源消纳政策力度的忧心,在河北、新疆相继出台落实新能源全额保障性收购政策之后,甘肃应主动向兄弟省份学习好的经验和做法。

稳增风光电装机

基于上述背景,8月29日,国家能源局正式印发《关于支持甘肃省创建新能源综合示范区的复函》。这意味着继宁夏之后,甘肃成为全国第二个国家新能源综合示范区。

国家能源局的一位官员曾介绍说,尽管2015年甘肃的弃风率、弃光率,但我们也要看到甘肃新能源的发展成绩。国家新能源综合示范区的一个目的就是要促使甘肃在发展中解决消纳不足、持续发展受限的问题。

此前8月15日,甘肃工信委发布的《关于下达2016年优先发电计划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提出,2016年新能源优先发电量100亿千瓦时,2016年风电保障收购年平均利用小时为500小时,光电保障收购年平均利用小时为400小时。而据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今年5月划定的风力、光伏发电重点地区的保障收购小时数,甘肃一类、二类风电地区保障收购小时数1800,甘肃一类光伏地区保障收购1500小时,二类地区1400小时。

对此,国家能源局致函甘肃省发改委和工信委,认为《通知》明显违反了国家政策, 引起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 。8月25日,甘肃省工信委会发布了《关于2016年优先发电计划有关问题的补充通知》,将暂缓执行《通知》中的能源保障收购小时数。

《实施方案》提出,甘肃加快完善促进新能源消纳的政策措施,加快输配电价改革,完善跨省跨区外送电市场交易机制,扩大外送电规模。此外,《实施方案》还提出,加强河西走廊、兰州到陇东和西北区域750千伏省际间主架建设,增加甘肃新能源电力外送的比例,国家电公司制定和落实在西北电内统筹消纳酒泉风电基地项目的技术方案。

综合考量 统筹协调

当然,如何提升消纳能力,政府、电、新能源企业的探索和努力从未停歇。诚如由电公司搭台,政府主导,新能源发电企业将减少弃光增加的收入部分让利于用电企业,鼓励企业多用电的同时提高新能源企业的发电量,这一做法使金昌光伏出力提高了20%。

相关专家建议,在当前经济形势下,要立足 全国一盘棋 ,建立全国范围的新能源消纳布局和规划已经势在必行。甘肃省电力公司风电中心主任汪宁渤说,国家可以出台促进新能源在更大范围内消纳的政策。比如,借鉴 西电东送 和 三峡送出 解决水电消纳的成功经验,统筹规划并加快跨区输电骨干通道建设进度,建立可再生能源在全国范围内消纳的配额机制,鼓励全社会接受和消纳可再生能源。

日前,国家能源局已出台《关于建立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目标引导制度的意见》,明确了中国各省2020年全社会用电量中非水电可再生能源消耗总量比重,为建立可再生能源配额、电力绿色证书交易、碳减排交易等配套保障机制提供了政策保障。

但在国甘肃公司总经理李明看来,新能源消纳是一个系统性问题,必须采取经济、技术手段相结合,多措并举,才能实现新能源产业的健康发展。要彻底破解新能源发展的瓶颈,使 无限风光 跨越 囧途 走上 坦途 ,终还得靠国家层面的整体规划指导。业内专家指出,弃风弃光限电,本质上是能源市场供求关系严重失衡的结果。然而,在各种审批权限不断下放的背景下,各地盲目大干快上、追求风电光电装机容量的风险进一步增加。从国家层面看,电力发展应求真务实、综合考量、统筹协调,避免重复建设和能源浪费。

美团点评回应封杀二维火事件
2008年香港房产战略投资企业
2018年珠海人工智能F轮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