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六盘水信息港 > 汽车

劫修传 367.第358章 莫瞧丹方便宜

发布时间:2019-10-11 16:21:40

劫修传 367.第358章 莫瞧丹方便宜

原承天动用遁术,快如闪电般扑向小红楼,此时又有一道黑色闪电击来,闪电之中煞气滚滚,此为修士历劫时引发的煞雷,是厉害不过,原承天历劫无数,怎不知厉害?

他心神一动,灵蛇铠界已布满身周,同时祭出雷龙珠向空中一掷,这雷龙珠与煞雷同源,立时就将煞雷吸引过去,却见雷龙珠在煞雷中上下翻滚,其珠光忽明忽灭,原来便是这雷龙珠,也不抵这煞雷之威。

好在有雷龙珠引开煞雷,这廖羽仙的洞府便可不受波击,原承天正想冲进小红楼中,却见小红楼中现出两道身影,其中一人赫然是林清越,而林清越身侧之人,则是廖羽仙了。

林清越本已是脸色苍白如纸,忽见到原承天的身影,心中激动难平,急声叫道:”原大修,快救我师姑。“

廖羽仙此时双袖衣衫尽碎,皓腕玉臂毕露无疑,正用右手执定林清越的衣领,左手煞气翻滚,正向那林清越的头顶按去,这一掌别说拍实,就是那掌中煞气,林清越也万万经受不住,可那林清越为何开口就让原承天去救廖羽仙?

原承天值此危急之际,心中反倒空明,并不急于动手,而是凝神瞧去,只见廖羽仙全身黑气笼罩,神情狰狞,然而她的目光却是迷茫中透着一丝清明,其玉臂上有一道黑线,自手腕而起,在肘部而止,那黑线忽进忽退,如毒蛇吐信,情景甚是诡异。

原承天瞧见此景,却是心中大悟,廖羽仙玉腕上的黑线自是因煞气而起,廖羽仙不将这煞气逼出体外,反引那煞气入体,自是担心这煞气一吐,就要了林清越的性命。

只是若这煞气在体内停留过久,廖羽仙毕生修为,必会大受损耗,如今她极力将煞气停在体内,自是宁愿牺牲自己,也不肯伤害林清越了。可是她的神智又是忽明忽昏,却不知赶紧放开林清越,因此形成这诡异之景。

原承天正思该如何解救二人,廖羽仙抬起头来,对原承天厉声道:”你是何人,敢闯我洞府?“忽又转为焦急之色,叫道:”原道友,快救清越。“

原承天心中暗叹,这二人倒是只顾着别人,浑没想到自己的安危,这份情谊,着实令人赞叹,他忙将域字真言祭出,先将林清越护得周全再说,林清越毕竟修为甚浅,稍有差错,就是玉殒香消了。

既将林清越罩住,原承天略感放心,他上前一步,叫一声:”得罪了。“执定廖羽仙玉腕,道:”前辈尽管放出煞气,晚辈尚能经受得。“

廖羽仙却不肯逼出煞气,而是摇头道:”道友,趁我此刻神志清明,你速带清越离去,除非是宗主亲至,否则我这身煞气谁也经受不得。“

原承天知道这是廖羽仙担心这煞气厉害,自己经受不住,要知道一旦这煞气发出,别说这小小洞府,纵是这座月华峰,只怕也是毁于一旦了,那时月华峰中的月华宗弟子,定也是会折损大半了。

可是这煞气在体内多呆一刻,廖羽仙的修为就会减损一分,原承天与廖羽仙虽无太大的交情,也不忍见她损去百年修为,这也是同为仙修之士的一份兔死狐悲之情。

他道:”前辈尽管放心,晚辈总要想尽办法,保住这月华峰周全。“

他手中掐诀,又形成一域,同时念动真言,引那廖羽仙的体内煞气去往此域。

好在廖羽仙此刻犹有一丝清明,见原承天挥手形成一团无形之物,却是暗藏无上玄机,虽不知此为真言之域,却可知此无形之物无边无际,尽可容纳下体内煞气,于是不再强行留住煞气,将法诀一收,那煞气如波如涛,尽数往原承天形成的域界冲去。

这煞气去的极快,眨眼之间,廖羽仙玉臂上的黑线已是尽褪,她此刻神志完全恢复,瞧见自己的形状,不由得羞不可抑,忙取出一件法袍穿上,就此掩去春光。

原承天随手将包容着廖羽仙全身煞气的真言之域弹向空中,此刻空中雷龙珠与那煞雷犹自缠斗不休,原承天抖手将雷龙珠收回,将真言之域绽开一线,又将那煞雷收了,这才急施法言,将这道无界之域远远的送将出去。

这些事情说起来甚是繁复,其实也不过是数息之间的事,见那无界之域远遁极高空,原承天这才轻舒了一口气。

他转过身来,又将林清越身上的真言之域收了。却见廖羽仙裣衽为礼,道:”不想数日之中,蒙道友两次出手相救,救命之恩,其实难报。“

原承天忙道:”前辈言重,前辈不过是为了保这月华峰上的弟子,这才自抑煞气罢了,只是没想到这前辈身上的煞气发作,竟是这般厉害。“

廖羽仙叹道:”总是怨我年轻时太过逞强好胜,不知敬畏天道,一言不合,往往就痛下杀手,终于惹来这煞气缠身之苦,上次虽蒙宗主引去我这煞气,可那煞气去而复来,如何能消得干净,原想近日就离开月华峰,择地苦修,也免得连累宗门,哪想到这煞气来的竟是如此之快。“

原承天道:”煞气的确难以消除,此实为仙修之士心头大患,不过晚辈在南方大陆时,巧遇一名丹修大士,蒙他不弃,授我‘消煞灵液“的制法,只是这消煞灵液功效如何,晚辈也难以尽知。”

忽听有人叫道:“消煞灵液!这名字我也曾听人说起,莫不是南方大陆的宰父丹所制?”

从洞府外匆匆遁来数人,打头的是那名书生玄修曾羽翰,身后则是刘真木玄二人。

原承天说出这消煞灵液的名字,也是心中天人交战了半晌,要知道这消煞灵液中,难配的材料云摭月液与玄焰谷五灵草,唯有自己拥有,那云摭月液虽是难得,可终有觅处也就罢了,唯有这五灵草,因玄焰谷已然废荒,此草不复存在,世间唯有自己一人拥有此物。

而若救廖羽仙,自然也需将此草拿将出来,如此一来,岂不显得自己物藏极丰,自己虽是一心救人,可又怎知不会有人贪图自己所藏?凡俗百姓流传一句俗语,叫做行不露白,是说身上若藏有宝贵之物,就千万不要泄露出来,以免启人贪念,这俗语用来原承天身上,也合适不过了。

如今因他一念慈悲,说出这消煞灵液的名字来,焉知不是灾祸之源?

见曾羽翰说出宰父丹的名字来,原承天这才知道消煞灵液的名头竟然已传到天一大陆来了,不过消除煞气本就是天下所有修士为关心之事,宰父丹配此丹方,已有近二十年了,又怎能保住秘密?

回身与诸修行礼毕,原承天道:“这消煞灵液的确就是那宰父丹所配,在下以全部身家,才勉强换来此方,那宰父丹仍说是卖的贱了。”说罢面露苦笑。

曾羽翰笑道:“道友可知道消煞灵液的丹方如今值得多少?便是敝宗半数产业,也未必能够换来,道友实是捡了大便宜了,道友如今只管开口,只要是敝宗所有,无不应允。”

原承天倒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丹方竟是价值连城了,自己因修成风月之体的缘故,反倒瞧它甚轻了。既是如此,他若是随手相赠,反倒显得不合时宜,于是便笑道:“在下所求,刘前辈自是明白的。”

没想到刘真却是连连摇头道:“此举实为不公,这生意做不得,万万做不到。”

曾羽翰不知内情,他身为丹修院之主,对这消煞灵液的配方闻名已久,却无机缘获得,尤其是这廖羽仙煞气发作之后,全宗上下,无不犹心忡忡,既为廖羽仙担心,更为自己的前程忧心不已,如今喜从天降,这请来的贵客原承天身上,既有如此宝物,正所谓遁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是以见刘真态度不明,言语暧昧,曾羽翰心中甚急,忙道:“却是何故?”

刘真道:“原道友的意思,是想用这消煞灵液的配方换得敝宗的万年玄玉一用罢了。”

曾羽翰道:“此法甚好,又有何不妥之处?万年玄玉虽是敝宗镇宗之宝,可原道友拿去一用,也不会损失什么,那玉本也有数十年无人动用了,放在那里,岂不可惜?”

刘真笑道:“师兄有所不知,这万年玄玉已蒙宗主恩准,早就准许原道友一用了,是以此物来报答原道友在混元阵中的援手之情,如今我等又要用此物来换得消煞灵液的配方,师兄觉得甚是妥当吗?”

曾羽翰想也不想,就道:“果然是极不妥当,此事不必再议了。”转向原承天又急急问道:“道友,除了这万年玄玉之外,你还想得到什么东西?”

他本是性子温文,可自听到这消煞玉液的名字后,哪里还能斯斯文文起来,竟变成急脾气了。

众修见他如此,也是心中暗笑,同时更在心中揣度,不知那原承天想要何物,而本宗若无他所要之物,又该当如何?

原承天却是为难之极,他对消煞灵液瞧得甚轻,不过是想随便要件物事,就将丹方送出,也了却一件心事,不曾想诸修对此丹方都瞧得极重,他若是不开口求个珍贵物事

,反倒是启人疑窦了。

然而自己此刻除了万年玄玉之外,还有何急迫需求?

北京治疗妇科医院那家权威
长沙治妇科病到哪家好
黑龙江治早泄早泄的医院
南京不射精症治疗医院
天津前列腺炎医院哪家治疗的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