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六盘水信息港 > 时尚

宁小闲御神录 第1103章 捷足先登

发布时间:2019-10-10 11:08:17

宁小闲御神录 第1103章 捷足先登

豹妖喘了几口气,暗道看来这女人的地位竟比他想象的还高,随后就看到她轻抬皓腕,声音清脆地喊道:“熹菱!”紧接着就有一名女妖恭恭敬敬走到她身边。

这女子才转头对他道:“你在军中任何职位?”

“副官。”

这女子淡淡道:“你冒犯于我,原本是要被剐死的。不过我给你个机会:她也是我身边的副官,看在你重伤的份儿上,她不使用神通与你对斗。你若打得过她,我就给你一个痛快了断,决不拖泥带水;如果输了,你就要被割掉舌头,再剐上三百六十刀才死。我说的,你可接受?”

横竖都是死,这豹妖却没被她吓住,而是牢牢瞪了她几眼,又咽了下口水

,眼中全是戾气:“接受!”

熹菱站在宁小闲身后,低声道:“大人,您的意思?”她摸不准宁小闲想让她输还是赢。

宁小闲举起酒碗啜了一口道:“他削了隐流的脸面。”她再仁慈,也不能放任这种人给隐流脸上抹黑。

熹菱明白了,大步迈出去,也变出原身和豹妖对峙起来。她的真身也是黄金大豹,毛色比对面的豹妖要亮丽得多。两头大豹撕杀,旁观的妖怪顿时聚精会神。

两头巨豹绕着圈子试探了半天,终于还是熹菱先发动了攻击。她得长天亲手颁过奖赏,已可证明其道行确是精深,进退之间有若闪电,比普通妖众不知道快捷多少倍。另外那头豹妖再强悍。也只比普通妖兵更强壮些,速度更快些,并有驭风天赋,遇上她则被完克。

这一次战斗,持续的时间比前几回都短。待得熹菱将他踩在足下时,他的左眼已经变成了一只血窟窿。

宁小闲缓缓走上前,低头看着不住喘息的豹妖道:“现在你还有何话说?”

豹妖将大头抵在地上,情知自己必死,长长出了一口气道:“愿赌服输。”

“好。”宁小闲点头。“你倒是个爽快人,那么剐刑再减为一百二十刀就好。”她秀颌轻点,“拖下去罢。”就有两名凶悍的妖兵上前,将豹妖架了下去。

这一小段插曲就算过去了。

出了这桩事故,战俘营的看守再不敢带俘虏上来取乐,因此场上皆是隐、奉妖兵老老实实的对战。目前双方还是友军。平时谁也不服谁,此刻正好就借机较个高下,因此斗得也颇为精彩。

两刻钟后,宁小闲站了起来,准备离开。她心里明白,自己在场其实令这些妖众很不自在。想着手里还有些事务要办,不如先行离去的好。果然她才起身走了两步。其他妖怪立刻哗啦啦站起来恭送。

就在此时,她敏锐的耳力突然捕捉到不远处传来异响,似是有破空声和呼喝之声,不由得微微皱眉。大军当中居然会有这样的骚动,哪怕今日军纪相对宽松也很不应该。

紧接着,就有一人分开人群急急来,在战俘营的小兵头子耳边絮絮两句。后者一惊,脸色都白了。

宁小闲于是停下脚步。瞅着他道:“发生了何事,不可对我说?”

她口气虽然温和,这话却说得很重。妖兵头子一下子扑通跪倒,以头点地道:“大人,方才那豹妖被我们绑在柱上等待行刑。结果……”他咽了一口唾沫才道,“结果被扭断了脖子,我们,我们正想寻丹师来救他!”

剐刑是个精细活儿,要剐够一百二十刀,不多一刀也不少一刀,下刀的力度不轻也不能重,必须保证犯人在受刑完毕之后才能咽气,普通妖兵粗手大脚,肯定不能胜任这么细致的工作,因此战俘营多半是将豹妖单独绑到柱上去,等待专审犯人的荆棘堂高手前来过刑。

可是就这么两刻钟不到的功夫,豹妖居然就被人伤了要害!

宁小闲在隐流中身份尊贵,她的话就是金口玉言,这妖怪要受剐刑而死,那么他就决不能有别的死法。战俘营骤然遇上这等变故,反应就是赶紧找隐流丹师,将豹妖先救活过来。

宁小闲细眉挑起,越发惊讶了:“你们办事可真妥当,这豹子先是出言不逊,后来居然又得人相助。”

这妖头子不敢抬头看她,声音紧巴巴道:“属下失职!”

横竖她也没甚事,宁小闲叹了口气道:“带路,我去看看,不用请丹师了。”妖怪的生命力虽然顽强,但脖子断了也活不了多久,再不救治就没命了。

妖头子才想起来眼前这位是隐流仙植园的园长,救人的本事可比其他丹师高多了,当下赶紧爬起来行了一礼,引着她往外行去:“是,是!”

宁小闲跟着他边走边道:“刺杀豹妖的人,找到了么?”

“抓到了。”妖头儿的声音中很有几分咬牙切齿,显然是记恨对方害自己犯了这么个要命的疏漏,原以为将个垂死的战俘绑在外头不算个什么事呢,“是个年纪不到二十岁的人类,原以为他道行低弱,戴的镣铐也是一级,哪料到他居然偷偷挣脱。杀了人,这小子又面不改色地潜回营里,幸有其他战俘指认。”

她轻轻“唔”了一声。这里离战俘营只有三百步路程,以两人脚程自然是很快到了。

守在这里的兵卫见宁小闲到来,均是恭敬行礼。她摇了摇手:“先带我去看看豹妖。”

豹妖早从柱上被解下来,此刻被安置在一顶帐篷里头,有两人专守。妖怪生命力强韧,这样的伤势放在常人身上必是当场死亡,他却还有一口气吊在喉间,不过眼皮子眨个不停,显然中枢神经受损,目中原有的神光涣散如风中之烛,随时都会泯灭,喉咕里头也是嗬嗬作响,气息有出无进,显然她若不出手施救就分分钟没命了。

宁小闲伸手在他颈上轻摸两下,就知道下手之人力道拿捏,只一下就将他颈骨扭断,极是干脆俐落。要知道豹这种生物,在自然界中经常要将猎物拖上树,那时全靠脖颈发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北京哪里治宫颈炎的医院
长沙哪家医院女性不孕不育治疗比较好
黑龙江哪家男科医院正规
江苏治疗妇科的医院有哪家
天津盆腔炎症治疗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