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父亲患精神病母亲自杀女版洪战辉带妹上大学年

2019-01-14 10:35:59

  父亲患精神病母亲自杀女版"洪战辉"带妹上大学

  女版洪战辉带妹来郑上大学

  家境比当年洪战辉还困难4年来在餐馆刷盘子在超市做推销员供自己考上中州大学她正忙着帮妹妹在郑州找小学上

  十三岁的时候,父亲患上精神病,经常认不出自己的孩子。

  十五岁的时候,不堪重压的母亲选择了自杀。

  那天,改变了她曾经考上就上学,考不上就打工的想法,稚嫩的肩膀开始承担着家庭的重压,边打工边带着年幼的妹妹求学。

  她的目的简单而明了:我要比别人更强,多学知识,考上大学,让妹妹像其他小女孩一样,正常地上学,不用像我一样,为学费和生活苦恼。

  现在她的担忧是,如何在郑州给妹妹找到一所学校?

  变故:父亲患上精神病,母亲不堪生活重压自杀

  9月2日,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短袖配着牛仔裤,简单而干净。

  骆邓玉捧着一个烤红薯出现在校门口,她说,中午错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只能买个两块钱的红薯充饥。

  学校门口,各种小餐馆林立,骆邓玉没有进去,太贵,吃不起。

  她并不是这所学校的学生,而是中州大学今年的新生。中州大学尚未开学,骆邓玉借宿在同学的宿舍打前站看看学校附近有没有小学,能够接收她的妹妹。

  身上的衣服简单而干净,说话间,她经常笑着,扫开脸上偶然低头间的一丝忧伤。

  骆邓玉老家南阳邓州高集乡寨上村,一个普通的豫南村庄,村民世代以土地为生,外出务工是当地大多年轻人走出村庄追逐梦想的方式。

  1991年,骆邓玉出生在这个村庄一间瓦房中。

  童年的生活像其他农村孩子一样,留守在家。父母在广州打工,省吃俭用,将家里的瓦房翻修成一座平房。

  那时候,她和妹妹寄居在同村的舅舅家。

  一年之中,只有过年的时候,爸爸妈妈才会回来。那时候的家是温暖的,父亲虽然寡言少语,像绝大多数农村的父亲一样,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上几年级,但是,一家人的日子平静而温馨。

  她说,家的味道,就是过年的味道。

  一切都在2004年,突然改变。

  父亲突患精神病,患病的父亲变得暴躁。经常会认不出自于是功力差些的人己的亲人,拒绝吃药,拒绝治疗,甚至强迫没有病的母亲吃药

父亲患精神病母亲自杀女版洪战辉带妹上大学年

。稍有不顺心,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有次,将骆邓玉绑起来,关在了屋里。

  骆邓玉的印象中,母亲能干,有才。教她和妹妹画画,将家里的菜拿到集镇上去卖。家里盖房等大小事都是母亲一手张罗。

  可惜,坚强的母亲并没有挺过病魔,在四处举债给父亲治病仍不见起色后,她选择了一条绝望的路自杀。

  2006年的一天,这个在孩子心中坚强的母亲,走了。留下了孤单的骆邓玉和妹妹,以及那个认不出亲人的父亲。

  自强:边打工边上学

  那天是骆邓玉生活中黑暗的一天,她说,自己很绝望,甚至想到了追随母亲而去。

  可是,看着那个抱着自己腿,怯生生喊着姐姐的妹妹,她不忍。

  患病的父亲并没有因为母亲的离去而康复,依然会经常辨认不出自己的孩子,将所有东西扔出家门。

  患病后,父亲没有再踏出家门一步,吃饭,睡觉,几乎是一天生活的全部,周而复始。

  从来没有过问过她们姐妹,甚至不认识她们。

  骆邓玉去了邓州,这个距离村庄并不远的县城,想找到一份工作,养家糊口。

  县城里,她看到一家电脑学校招生,两个月速成班,一个月学费140元。有了技术,挣钱就会更容易,效率更高。

  她找到校长说,自己没钱,可以学成后打工还学费。善良的校长同意了,说,不用交钱,跟着学吧。

  此前,这个身体羸弱的女孩,略显羞涩,从未单独和人打交道。

  她找到一家餐馆,怯生生地问:需要帮忙的不?老板说,不需要。你们生意那么好,会可忙吧?有时!

  我不要工钱,只要管饭就行,你们忙的时候我过来帮忙!

  此后,正常时间,她就在电脑学校上课,妹妹一个人待在宿舍画画。放学后,她就带着妹妹直奔餐馆,帮忙刷碗洗盘子,混口饭吃。

  直到那年高考结束时,一群高三的学生也到电脑学校学习,课间,谈论着报考哪所大学。骆邓玉突然有一个念想:我为啥不能上大学?上了大学,找一份好工作,以后就可以供妹妹读书,妹妹不用再受苦。

  她捡污泥低温干燥机起别人扔在地上的学校宣传页,看到了一个学校河南省经济管理学校,有一个专业是装修,室内设计。

  从小喜欢画画的她,觉得自己找到了人生的方向,那是母亲离开后,她次清晰地思考自己以后的方向。

  跳级:连续两年获一等奖学金

  南阳她并不熟悉,甚至分不清楚东西南北,在火车站周围打听了几天,甚至没有人知道这个学校在哪?

  在南阳的三天,饿了,简单地买个饼吃。晚上,就在火车站候车厅的凳子上窝上一夜。

  第三天,她花了7元钱打车找到了学校,那是她这辈子的一次。

  她找到老师,简单地讲述了自己的家庭情况和上学的愿望,还有没有钱的现实。

  自卸车随车吊>

  老师感动了,垫付了1500元的学费。

  骆邓玉初的想法是尽早毕业,尽早赚钱。她说,年学的主要是绘画之类的基础课程,她问老师:可不可以跳级?

  在经过简单的考试后,她成了学校个跳级的学生。

  在学校老师的帮助下,妹妹在学校附近找到了一个小学,免费接受教育。

  姐妹两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正常时间各自上学。放学后,一起去学校食堂,简单吃点东西。

  她在一个超市找到了兼职,推销员,每周六周日上班,好的情况下,一天可以赚40多元。这是她们生活的主要来源。

  一个月赚取300多元,除去270元的生活费用,还略有盈余。

  她说,自己经常会忙得忘了吃饭,有一次,晕倒在了超市。

  在同龄的孩子玩耍、上的时候。她站在超市里推销。每次出门前,她都会给学校食堂的叔叔阿姨打好招呼,安排妹妹在宿舍画画,到点自己去打饭吃。

  但,兼职并没有影响到骆邓玉的成绩。

  连续两年荣获学校一等奖学金,1050元。

  2010年8月,她以490分全校第三的成绩被中州大学装饰设计专业录取。

  考大学:为挣学费,她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儿

  她是父母亲双方亲属中个考上大学的。

  对于考学,亲戚朋友并不支持,在他们看来,骆邓玉应该去打工,支撑起这个家。

  只有考上大学,才能学到更多知识,才能找到好工作,给妹妹一个安稳的生活。在生活的逼压下,骆邓玉选择了一个被外人所不理解的方式。

  如今,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但是还有两个很大的问题摆在她面前,学费和妹妹骆夏丽。学费5600元,住宿费800元,书本费550元。

  骆邓玉笑着说,学费这些她并不担心。

  暑假期间,她在南阳市一家超市做促销员,挣了2000块钱,我以前在这家超市干过,业务很熟练,一个人干俩人的活,超市就付我俩人的工资。

  除此之外,南阳市当地政府还为她提供了2000元助学金,我现在有4000块钱,还差3000元才够学杂费,我打算自己交3000元,留1000元当生活费,另外4000元用助学贷款。说这些时,她脸上挂着笑容,异常平静,家庭的苦难早已练就了她超乎年龄的成熟。

  来郑州前,沙地柏南阳一位政府工作人员帮她联系了一家装饰公司,可以让她去实习,我刚好学的就是这个专业,去实习很好,我想,他们多少也会给我一点工资的。

  她的担心是,妹妹怎么样才能到郑州上学。

  本来,中州大学9月4日才开学,9月1日,她把妹妹暂时托付给邻居照顾,来到郑州。一是想来给妹妹找个学校,二是问问学校能不能办助学贷款。

  难题:妹妹能在郑州上学吗?

  9月1日刚到郑州,骆邓玉就到中州大学附近转悠,找到了两所小学,一所公立小学,一所私立小学,但结果都不理想。

  公立小学办公室一位老师说,已经开学两周,学生已经招满,无法入学,就算入学,也要从一年级开始上,我妹妹都9岁了,一年级已经读完,咋还能再上一年级啊。私立学校每年需要交5000元,我根本交不起这些钱。骆邓玉很无奈。

  按照她的设想,找到学校后,她立即将妹妹接来郑州。

  我可以带妹妹吃饭,晚上妹妹跟我住,除了学习外,我还会外出打工,挣我和妹妹的生活费。

  骆邓玉说,如果不是家庭变故,她的生活我想说也会沿用村庄年轻人的方式,初中毕业或尚未毕业,成群结队地开往南方,隐匿在大大小小的但除非有人迫使这个世界去记住它工厂里,打工,赚钱,直至结婚生子。

  但家里情况变了,我的想法也变了,想多学点知识,我一定要比别人强。骆邓玉说,我一定要让妹妹像其他小女孩一样,正常地上学,不用像我一样,为学费和生活苦恼。

  讲述中,骆邓玉一直在笑,羸弱的身体透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和坚强。

  其实,她早已长大,在母亲离开的那一天。

  15岁,就找到村支书,将自家的三亩田承包出去。好点的地150元一年,赖点的地120元一年。

  骆邓玉一家三口,两块好地,一块赖地,一年420元租给了别人。

  今年暑假期间,打工之余,她亲自找到邓州市民政局局长,为一家三口人办了低保,每人每月50元,共150元。

  现在,她只是在想怎样才能给妹妹找到一所学校?(王战龙袁帅/文首席贾俊生/图)

天蝎
长沙反渗透设备生产厂家
深圳雷磁加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